浮茶荼水

向新高努力!

求文!!!

求文啊啊啊!

求写路明非牛逼了以后去打仕兰中学老校友众人脸的文,最好来点亲友(恺撒诺诺芬狗师兄······)没错我就是喜欢爽文。

中二晚期······

占tag致歉

奶香鸡胸肉:

转发这只奶香锦鲤
祝福各位心想事成
能像后面各位小仙女一样
要啥来啥
我就不说我自己了
毕竟今天早上刚刚出了超稀有
感谢神仙画手 @ㄤon 
本条已开放转发
请不要忘了来还愿

 蹭欧气啊啊啊!期中考进入年级前一百吧!进班级前五吧!

象龟死也没能爬到它的水坑。

源稚生死也没能到他梦寐以求的法国沙滩。

演员【双玄】

我不想说什么,啊哈哈,写的很垃圾啦!

——————————正文————————————

贺玄只是一个书生。

一个普普通通,恪守本分的书生。

书生的梦想,便是在科举中及第。

似乎从小天命就关注于他,他的先生道,他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奇才。

任何繁杂的言论,到他手里,就能巧妙的解开。

先生喟叹,他自是前途无量啊。

作为一个书生,贺玄可谓是极其耀眼了。

但在某一天,什么悄悄地改变了。

命运的光环不再笼罩于他,他从天堂跌入地狱。

一次一次的打击,一次一次摧毁着他的心。

父母,未婚妻······

他爱的,爱他的人全都不在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他不能死,他要活着。

他知道,这绝不是偶然。

他有得天独厚的天资,他隐隐知道,天的上面,定还有更高的存在。

神······

吗?

他要报仇!

将那个夺走他一切的人,或是神······

千刀万剐!

但是他没有力量。

没有力量,就只能鲜血淋漓。

像一个小丑。

任人玩弄。

那么······

既然不能成神·····

就做鬼吧。

做一个优秀的鬼,拥有足够的力量。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睛反射着太阳的光。

就如同当初那个沐浴在阳光中的骄傲书生。

下一秒,却沉没在黑暗中。

············

贺玄是一个鬼王。

他是在鬼中出类拔萃的三绝之一。

人们叫他——黑水沉舟。

是人是鬼都畏他,就连神也惧他三分。

他是一个优秀的鬼。

强大,狠心,决绝,没有软肋,没有不舍。

只有恨。

滔天的恨意。

就像插在他心脏上的一把刀。

搅动着,不断涌出潺潺的鲜血。

痛苦,但让人兴奋。

他由怨气而生,存在的目的······

只是为了报仇。

书生贺玄死去了。

现在醒过来的,是哪个叫黑水沉舟的厉鬼。

黑水沉舟两腮旁的肌肉牵动,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眸中黑漆漆的,像是藏着某种野兽。

蠢蠢欲动。

他正看着那一片深不见底的渊。

没有退路。

无法回头。

再走不到岸······

············

贺玄是个演员。

或者·····该叫他“地师明仪”。

贺玄演技精湛无比。

他会充分利用自己知晓的信息,编造出一个“地师明仪”。

假得太真实。

他不会刻意脱出自己的存在感。

没有任何与这个角色无关的情绪。

甚至······

在见到了自己要报仇的对象。

那个毁了自己一生的人,和那个坐享其成的傻瓜时。

他的指甲戳进手掌,刺激着痛觉的神经。

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

不可以······

还不是时候······

等到他的力量足以报仇时,

定会让他们

死无全尸!

他作为一个演员,是不允许有破绽的。

可是······

偏偏有人打破了他那貌似完整坚硬的外壳。

“地师明仪?你好啊!我叫师青玄,嗯,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师青玄······

吗?

············

“明兄明兄!看!我哥给我的生辰礼物!好看吗?”

“明兄明兄!你看!当当!桂花糕!专门给你留的,好吃吗?不用谢我啦,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哦!”

“明兄,陪我化女相嘛!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明仪”呦不过他,嘴角向上扬了扬。

注视着前方的阳光,身后是一片的黑暗。

“······好”

他抬脚向前走去。

·············

师青玄,真是个傻瓜。

不过利用一下他而已·····

傻的可怜啊!

明兄是他最好的朋友,

可是“明兄”,不是贺玄啊······

一场戏而已。

也该结束了······

············

“我想死。”

“你想得美。”

············

可为什么,他的心还会偶尔隐隐的痛呢?

他是谁?

明仪还是贺玄?

演员当太久了。

久到······忘记真实的自己了。

贺玄的嘴角勾起,眸中倒映着太阳的辉火。

下一秒,转身向黑暗走去。

离那耀眼的光影,愈行愈远。

再不回首。

————————————完————————————

好吧瞎写一篇。

第一次写双玄啊,什么狗屎玩意。

就这样。

我的更文速度有目共睹,很慢很慢,果然掉粉啊······

回去码《【曦澄】堕尘莲(3)》了。

估计还要好久。(emm)

好了拜拜。

求文(占tag致歉)

各位有见过写《龙族》阅读体的文吗?求文啊!!!

【忘羡】挑战20字以内,一篇虐文

幻琼:

默默来一个
 
 
 
 
下方围剿众人之中,并无那白衣身影

萌受辰♂:

蓝忘机醒了,去彩衣镇买了第十四坛天子笑。

emm?

蓝忘机睁开眼,梦醒了。

雁北向:

跟风——想知道

一醉方休:

同问,想知道

一锅炖不下:

一大早偶尔好奇?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就有一点点想知道哎······(虽然我没有写过多少文,以及神奇的幼儿园文笔)

一个沙雕

延禧攻略:魏璎珞

魔道祖师:魏婴+烙(王灵娇印)=魏婴烙≈魏璎珞

emm沙雕玩意

【曦澄】堕尘莲(2)

话不多说!上篇戳这儿-->http://shangmoli302.lofter.com/post/1fcd5d10_12b102bc1<--【曦澄】堕尘莲(1)(因为不会改链接名······)

这大概是一篇长文。(这篇蓝大出场!!!撒花!)

BGM:忆江南(五音Jw)贼好听!

————————————分割正文——————————————

云深不知处。

寒室。

蓝曦臣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紫色的身影,好看的眉头紧皱。

床上那人面色苍白,呼吸微弱到近乎没有,若不是胸膛微弱的起伏,定会被人认定是个死人。可哪怕是这般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却也是带着一种病态的美感。

江澄小时候其实长得并不像母亲虞夫人,倒是更像江枫眠一点,只是后来接二连三的巨大打击一下一下将原本恣意的少年过早的打磨着,他早早地学会了包装自己,将自己柔软的内心蜷缩在坚硬的外壳下,温和的眉宇渐渐变得锋锐,澄澈的眸光渐渐的变得凌厉,将当初那个“江公子”包装成“江宗主”。

现在这般重伤,倒是现出了几分他姐姐江厌离的模样,若是忽视了那苍白的脸色,倒是个清旭温然的翩翩公子。

 蓝曦臣眸光暗了暗。

已经一个多月了。

自当初蓝曦臣出关后第一次夜猎,御剑刚好从风炎山路过,碰见江澄和魏婴被那女子重伤,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蓝曦臣救下江澄后,即刻便返回了云深不知处,用了上好的丹药才吊住了江宗主一条命,却还是一个多月不见醒,就一直像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蓝曦臣叹了口气。

这次怕是金丹也无法复原了。

有谁愿意想当初魏无羡一般的义气舍自己一身修为负去他人呢?

只是······

江宗主这一身傲骨,要是就从此成为个废人,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罢。

如今的局面,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和其他诸多附属宗族都基本是靠江宗主一人挑起的。

就这次他才刚刚一个多月没出现,已经有不少小宗族在蠢蠢欲动了。

蓝曦臣和魏无羡蓝忘机商量,江澄重伤被剖丹这件事还是别告诉金凌为好。先不说金凌年纪不大,哪怕资质的确是极佳,修为也无法速成,就说金凌这不大稳重的性子,反倒会自乱了阵脚,给某些毫无自知之明的小人一些可乘之机。

半月之前,蓝曦臣与蓝忘机谈过。

“兄长,此事······又能瞒多久呢?”

“······能瞒一时是一时吧,如今天下大局刚定,江宗主又更是极负盛名的名门修士,他出事一旦被人知晓,定会局势大变,人心惶惶,暂且······以大局为重。”

其实蓝曦臣明白自己已经抓住了什么。

他却强迫自己不去想。

——能将三毒圣手和夷陵老祖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并重伤一人,废一人的,又是何方高手呢?

这天下······怕是要大乱了。

 

 

寒室的门被人轻轻扣了几下,打断了蓝曦臣纷乱的思绪。他起身整理衣摆,面上挂上与平日无二的温和微笑,款步前去开门。

“请······,哎,忘机,无羡。”

蓝曦臣从门口让开。

“兄长。”

白衣后露出一截黑红色的衣摆,魏无羡在蓝忘机身后探出头来,向蓝曦臣笑了笑,表示问候。

自从那日江澄出事,魏无羡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再加上当时拼了命的的哭喊,回来便是高烧不退,醒了之后却是再也发不出声了。不论如何寻医问药,也没治好他的嗓子。

云深不知处这下安分了不少,却再没了之前的和乐气氛。

魏无羡在蓝忘机身后小心翼翼地瞟向床铺方向,见那紫衣人儿还是双眼紧闭,一双桃花眼瞬间黯淡下来,双手死死地绞着衣摆,似乎像是怕染脏了那一身紫袍,又向蓝忘机身后缩了缩。

蓝忘机见他这般,紧了紧握住他的手,双眸划过一丝心疼,犹豫了半晌,问道:

“······兄长,江宗主,还是不见醒吗······”

蓝曦臣抬眼看了看脸色苍白的魏无羡,又低下头去,轻叹道:“嗯······现在,也只能听天命了······” 

闻言,魏无羡的脸色又是苍白几分,张嘴貌似想说什么,双手比比划划,却在喉咙中发出了几声不成调的气音后,颓然放下。双眸发红,似乎要哭出来似的。

蓝忘机张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只是狠狠地将魏无羡搂在怀中,似乎要将他融入骨血一般。

“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在魏无羡耳边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魏无羡亦反手搂住他,搂得紧紧的。

良久,蓝忘机才抬起头来,直视着蓝曦臣,道:

“兄长,我和魏婴,准备再出去一趟,听闻西北地区有一个郎中可以治魏婴的病。我与他,将去看看。”

他停顿一会儿,又接上。

“今日,是来同兄长······和江宗主,告别的。”

“无妨,忘机同无羡且去罢,江宗主和蓝家,一切有我。”

蓝曦臣微笑。

魏无羡盯着江澄看了许久后,红着眼向蓝曦臣扯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轻飘飘转身离去了。

似乎是怕打扰了某人的好梦。

蓝曦臣不知是不是幻觉,魏无羡转身时的口型是在说:

“师弟,一定要好好的。”

——————————未完待续——————————

现在分开两个支线啦!

以后大概就是一边一边分开写了吧!

加油加油!

终于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赶了一章······

 

 

 

洢(・Д・)ノ:

转发这个聂导

月考保平安啊啊啊啊

 转一下求考好555要收电脑嗷嗷!